那些事那些年
时间:2014-11-20 14:50:18  来源: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 作者:秋水文学  阅读:

   在那些个略带着凄苦的日子,我始终没有勇气离开那个沿海都市。

  那时,我很安静,也不爱笑,话也很少,始终觉得周遭的事与我无关。

  厂区在郊外,距离城中心有好几公里,厂区的对面是一个旅游景点,中间隔着宽宽的河床,我们把它看做是海,总渴望着能踏上那艘轮船,去海的那边看看。某些个炎炎的夏日夜晚,偶遇不用加班,我们便会相约来到海边,望着碧蓝碧蓝的海水,海面上偶尔驶过的一艘艘船只,赤着脚走入海水中,感受那丝丝清凉,有时候海面的水层会被风吹得席卷过来,我们便提着拖鞋欢喜的倒退,带着腥味的海水,如同母亲的怀抱毫不嫌弃的拥抱着我们这些外来工,那时候我真想变成一条鱼儿,自由的融入海水中去。

  厂区不算很大,左边三层楼是宿舍,右边是饭堂,正对面五层都是车间,所以,如果没有放假,我们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个院内,逛完整个厂区也用不了半个小时。在这个厂区里,大多数都是外来人,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或多或少的无奈和疲惫。

  就这么一个厂区,谁对谁也都不陌生,可是谁对谁也都不会掏心掏肺,四川的,湖北的,湖南的,贵州的,江西的……相同的肤色,不同的语言,做着不一样的工序,挣着同样微薄的工钱。相互体谅着,相互猜忌着,又相互防备着,无法接触到外面的世界,这么个巴掌大的地方,抬头低头看见的都是这些人,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。

  活着的理由也显得有些模糊。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大事,所以没有人会觉得当为了多抢一件货来做而大吵大闹,为了拖延发工资的时间而与主管大打出手是心胸狭窄,是低级愚昧,如果不去计较这些,我们又该计较什么呢?坐在一米宽的上下床,讨论中东的问题?能源什么时候枯竭?经济危机究竟是如何形成?这些天下大事哪一件能和工资的涨幅相比呢?

  厂里似乎一年四季都有事干,永远都有不同样式的皮衣等着我们加工,加班的时间不固定,半夜十二点,十一点,不过有时候也不用加班,可是真盼到不用加班了,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衣兜里有钱的时候就骑上单车去夜市逛逛,买一些廉价的东西回来显摆,衣兜空空的时候就呆在宿舍里。

  或是听着那些蹩脚的普通话讲述自己家乡的某些趣事,或是捧一本已经快被翻破了的杂志装文人。从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中,我有同病相怜的感觉,因为在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,我不可能活出另一样子来,一旦踏上这片土地,就会忘了原来的自己,简单而纯粹的打工生活,谁也别指望会活得多精彩。

  厂区的每一个清晨都是被那响彻天际的铃声带来的,有男朋友或是有老公的还可以略微的显得幸福些,慢慢的睁开眼睛,不慌不忙的穿衣洗漱,然后在心里猜测着今日的早餐会不会换了花样。清晨的宿舍总是显得格外的沸腾,端着早餐的男士,提着水桶准备洗漱的女士,还有一些赖床的单身女孩顶着蓬松的头发向着饭堂的方向奔跑着。

  我们这些外来的兄弟姐妹过的似乎都很简单,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去复杂,来到这么遥远的地方,只是为了凭借自己的力气挣得一些钞票,从来不去想付出与收获是否成正比。我们繁忙而简单的生活着,谈着恋爱却没精力玩浪漫,明知道活得卑微却无法改变,有时候也会烦躁得想要跳楼,可是天一亮又开始了拼命做事。

  在这个富裕的沿海都市,我们就像大海里的鱼儿,拥有短暂的记忆力,和总是被别人主宰的命运,倒不是我悲观,只不过那时候的我脑袋里根本装不下那么多东西,也不相信自己还能活得更好。我以为我的生活就该是这样,我也会像他们一样,年初买票出来打工,年尾回家探亲,嫁个肯要我的老公,生个孩子,然后等着死亡。

  于我来说,我从来没有想过还能摆脱这样的生活方式。但是,人就是这样,活着活着就换了个花样,走着走着,就来到别处。

精彩推荐阅读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