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的尽头可有人等我?
时间:2015-01-10 17:05:14  来源: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 作者:边桥  阅读:

 

  其实我还是不够坚强。

  发现还是这种自由散漫的行文适合我点,天马行空,只要照顾自己看得懂看不懂就行了,不必在意别的。

  我们的相遇,说穿了,就是是一场雨季里两片落花的相遇,美丽而哀伤。不过就是两个找不到归宿的灵魂的相互慰藉相互与取暖而已。

  曾经。写到这儿我不得不停下来,又是“曾经”,有点讨厌这个词,但又不得不每次都用上它。曾经,做着一个梦,做着一个我跟你共同编织的梦。显然,在这个梦里,你比我清醒得要早,到如今我却还笨笨的在其中神游,并且发着别人眼中的白日梦,有时蹙眉,有时又傻乎乎地嘴角荡漾着当初幸福的笑容。

  我不知道,天堂是不是永远就那样无悠无虑,是不是那儿每一颗愿望树上的每朵花儿都能结出人们想要的果实,是不是有个小孩,总是坐在月亮的臂弯里,亦或流云的边缘细数着人间的美满。但我却从历史中读到,再辉煌的王朝,都会有消亡的一天。就像那些境花水月般的过往一般,只留下满地苍凉让人缅怀。残垣断壁,西风料峭,乌鸦不停在一颗死去多时的老树满天起飞,又停下,然后再起飞,同时发出响彻天际,同样苍凉的哀鸣。。。

  深夜真是个敲击文字的好时段呢,再怎样疼痛也无人知晓,也只有在这样一种静得连寂寞都不甘寂寞的时候,有些人才能够面对自己干竭灵魂飘缈的真我吧。静静地,任灵魂离体,然后双手敲出只属于它的文字,而“我”,以第三人称的状态嘲笑一个始终自篇自擂的故事

  确切地说,怎么样的故事是忘记了的,是特意遗忘还是早已小心藏起不让人碰触就不为外人知了。只留下一种感受,一种杂乱繁复却又无比清晰的撕痛的感受。 所以遗撼的,“我”也只能在一旁嘲笑这一种莫明了。

  于是似乎又再次步于同一个死胡同,那里有昏黄的孤灯,有大雪无尽地落,还有绝望的灰色的一直延伸消失在黑暗中的墙壁。

  有个乞丐在墙角瑟瑟发抖,我上前,想要同他说说话,想告诉他,天就快亮了呀,你要坚持,要活给那些人看,要给无眼的老天看,告诉他们,你落迫,但同样对生活充满希望且比他们更有目标!

  可是我发不了声啊,我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灵魂,一个无力的灵魂而已。 我抱着他,希望能给他一份温暖,却发现他瞬间冰冷,失去了生命的信息。..

  惶恐、害怕、自责  是我害了他。 有人早说我本质是坚冰的,我居然忘了。

  因为忘了,为此造成了一个生命的消亡.

  有谁能在这夜间漫步?

  有谁能发现墙角的他?

  有谁能上前给一声问候?

  有谁能停下与他短暂交谈?

  有谁能给一个拥抱?

  有谁能牵起他的手,说:我带你回家?

  似乎没有

  所以,流浪的人啊,找不着归宿的人啊

  时刻在内心底为自己建一座荒琢吧

  在看不见未来的时候,自行躺进去

  好让来世,获得一份心灵的安稳

  不必再次如此幸酸地 在冬日的深夜

  为寻找一个暂时的归宿而冻死无人相识的街角

  到此刻,是不是故事已该谢幕呢?我问自己.主人公一离一亡 断了弦的琴,再弹似乎也无力成章。

  霜月冷风浓时,正是结尾的好时节,不是么?

  非也非也,花事一季有谁知? 与你擦肩而过后的相思就算断弦的琴,也是可以弹奏的,虽然有点难听,那一份心意,即使在飘零着地后,有很多人面目表情的贱踏,但还是会有人疼惜的。对么?

  看,是谁在雨后街头拾捡残红,是谁将它轻轻折放在书叶,是谁在上面题了小诗,又是谁沿着经络画上了谁的素影容颜?

  是谁拾起了谁的哀伤,慢慢抚过残缺的一角,多情而又温柔。

  材 再有风的午后,牵牛花滕架下

  最是低头那一缕不胜凉风的娇羞,如莲花绽放在我残存的生命里。

  爱了、散了、幸福过、也灼痛过、傻过,也明了过。但终究是逃不过那一场风吹过的相遇。

  似乎,真是宿命一般。

  幸福,而又自始至终疼痛。

  我写着,思着,一个人行走.

精彩推荐阅读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关于我们| 版权声明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
原创欧博娱乐城日志|精彩欧博娱乐城故事|优美欧博娱乐城文章|秋水共长天欧博娱乐城文学网
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版权所有   鄂ICP备08003182号    欢迎投稿
免责申明: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。
如您想投稿本站,或者需转载刊用,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,请及时联络
我们:qiushuibt#gmail.com(请把#换成@),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,谢谢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