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情史》心得体会读后感
时间:2014-09-09 18:05:10  来源: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 作者:  阅读:

   人世间,但凡大的欢喜,大的荣盛,皆是要搭台的,需要华丽的出场,需要恰好遇见的对手,日光照着,花开了,人来了,命运的锣鼓紧紧地敲,局促,繁盛的情节里,相思是揪心的,幸福和苦痛具备相同的性质,一样地令人煎熬。一切的盛大里,皆蕴含不能言说的噬骨的哀恸。然而,惟有一种快乐,如此静谧,独自一人,夜夜的一盏灯,照着长长的日子长长的书。那样的自如,哀乐自惜,一肘之内,自有天下。

  《情史》,可谓天长地久的枕边书,每一则故事,皆简洁,精炼,这本书载有万生万世的痴男怨女,在颠簸的人世间,这些人皆持有一份剧烈的大痴大爱,于这人世的无限贪恋。

  《天台二女》一则,我每每读到,无限迷醉:“刘晨,阮肇入天台颇远,不得返。经十三日,饥,偶望山上有桃子熟,遂跻险登,啖数枚,饥止体充。欲下山,以杯取水,见芜青叶流下,甚鲜;复有一杯流下,有胡麻饭。乃相谓曰:“此近人家矣!”遂渡山,出一大溪。溪边有二女子,色甚美。见二人持杯,便笑曰:“刘阮二郎,捉向杯来。”刘,阮惊,二女欣然如旧相识,曰:“来何晚?”因即邀还家。南壁、东壁,各有罗帷绛帐,角悬铃,上有金银交错。侍婢便令具馔,有胡麻饭,山羊脯,甚甘美。食毕行酒。俄有群女持桃子,笑曰:“祝汝婿来。”酒酣作乐,夜后各就一帐宿,婉态殊绝。至十日,求还,苦留半年。气候草木,常似春时,百鸟啼鸣,更切乡思。女遂相送,指示归路。至家,乡邑零落,已十世矣!”

  它的末尾,如此收梢:至家,乡邑零落,已十世矣――如此,果决,嘎然而止。将万般怵然的苍凉惊悚,抛给读书的人。这样的文字,这样的氛围,真是令我入迷。在桃林葳蕤的山间,暮春的时节,走着走着,不知是在哪一棵桃花树下,踏过黄昏里怎样一片碧绿茸茸光影幻错的芳草地,他们两位寻常的少年郎,便遁入了另外的时空。

  暮色降临山野,婉转流淌的溪水边,两位少女笑语吟吟地迎上前,“来何晚?”----如此家常的一句问候,没有讶然,没有故作寻常儿女情态的试探与盘问:二位公子,你们从何处来,到何处去?又为何误入我家桃花深处呀?她们仿佛千年万年地等在这里,二郎布衫衣履,青丝明眸,白面红唇,神色拘谨,步履迷醉而恍然,她们迎上前,笑吟吟地,启齿问一句:来得这么晚么?―――仿佛,他们是命定的,必然要来到。

  这样的邂逅,是气质魅艳的宿命情节,还有一种莽郁的绿林气息。因即邀还家。南壁、东壁,各有罗帷绛帐,角悬铃,上有金银交错。侍婢便令具馔,有胡麻饭,山羊脯,甚甘美。食毕行酒。俄有群女持桃子,笑曰:“祝汝婿来。”

  这二郎,山野樵夫之质。他们的因缘既会,只是桃花凋谢,枝叶葳蕤的暮春时节,少女等候在黄昏里,少郎们循着宿命,循着黄昏时霞光普照的芜青叶和溪水,溯流来到。婉态殊绝。至十日,求还,苦留半年。气候草木,常似春时,百鸟啼鸣,更切乡思。女遂相送,指示归路。这樵夫二郎,求去时,似不求得二女同归,亦不曾许下归期。仿佛樵夫遇狐仙,樵夫依然打柴,狐仙依然在桃花流水处,不尽的时光里邂逅前来的英俊后生。她们是永恒的情人,貌美如花,在人世的边缘,给诸世文人赋予传奇艳遇的瑰丽。她们是时光里不死的精灵,没有离愁别恨,不会相思绵绵。她们爱了就爱了,遇见了亦别过了。她们的爱是万般缱绻缠绵,花开成春的妖艳万方。她们的告别是决不流连,回头隔天涯隔人海的决绝。紫陌红尘,寒鸦飞过。

  十世只当十日,同床共枕,何等艳丽。抵死缠绵。从此山海阔别。再至人间,乡邑凋零,十世的时光已然远去,我喜欢文章至此的嘎然而止----读书的我一如这下山的二郎,面对这烟火繁盛,阡陌人声,屋宇陌生的世间,顿生出无法言说,山下人海无人能懂的万般惊骇,伤感,失措。春日的艳阳,光芒葳蕤地照着,山下的墟烟村落里生出一层青紫的人间炊烟气,春日迟迟,千秋已逝。

精彩推荐阅读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关于我们| 版权声明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
原创欧博娱乐城日志|精彩欧博娱乐城故事|优美欧博娱乐城文章|秋水共长天欧博娱乐城文学网
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版权所有   鄂ICP备08003182号    欢迎投稿
免责申明:秋水欧博娱乐城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。
如您想投稿本站,或者需转载刊用,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,请及时联络
我们:qiushuibt#gmail.com(请把#换成@),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,谢谢合作。